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欢迎来到海南凯发娱乐传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已阅读

哲学的最前沿应该是科技实践一线与法治实践一线

作者:admin      来源:admin      发布时间:2022-02-26
html模版哲学的最前沿应该是科技实践一线与法治实践一线

哲学的最前沿应该是科技实践一线与法治实践一线

胡扯系列之1792

哲学是什么?哲学就是关于世界观的学问。

世界观是什么?世界观是人们对整个世界以及人与世界关系的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用这个根本观点作指导去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就是方法论。

方法论是适用于各门具体学科并起指导作用的范畴、原则、理论、方法、步骤、途径、手段的总和。

世界观和方法论作为基础认知框架影响人的知觉和经验,如知识、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科学和道德等。

世界观的用处可以让人知道自己在世界中处在什么时空,既看到人的伟大,又看到人的渺小。

我们尽管生活在现实世界中,但如何认识现实时,常受前人或高人构建的认知体系影响。如对地球与太阳系的认识,至少经过盖天说、浑天说、地心说、日心说,到现在仍流行的宇宙大爆炸说和可能代替宇宙大爆炸说的融合万有引力理论和量子力学理论的新理论。问题在于这个认识过程中理论升级时的代价,布鲁诺为捍卫和发展哥白尼的太阳中心说,反对地心说,是怎么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的?

我们平时注意的只是眼前几步,我们是通过学习先人和高人的认知形成个人对现实的理解的,历史上一次又一次的认知升级,使人类对世界的认知边界不断扩展,深度不断挖掘。

改造或刷新世界观是艰巨的工程,实质体现了坚持与完善认知的曲折和反复,并且是以前人认知为基础进行升级,有的是对前一个学说体系进行优化,有的是进行重建。

确定自己在世界的位置,常常需要认识到有限与无限、有为与无奈的关系,还需要放弃以我为中心的执念。“无我观"的提示之一就是尽量认识客观,避免自以为是。还有一点,超出既有认知范围,还存在许多未知,这些未知如何探索?需要哲学拓思开路。把这句话以实用的方法表达,也可以说成“你不可能赚到你认知范围以外的钱?”

扯到这里,该让冯契先生上场了。我曾发帖谈过对冯契先生“化理论为方法 ,化理论为德性"的一点理解,不再重复了。冯先生曾将哲学史界定为根源于社会实践主要围绕思维和存在关系问题而展开的认识辩证运动。然后,冯先生提出要由“知识”转向“智慧”。我还发帖谈过对邓正来先生提出的“生存智慧"的粗步理解,也不再重复了。

冯契先生认为,以往的哲学在诠释中国哲学史时主要体现为两种价值取向:“知识”或“智慧”。

在早期的中国哲学史研究中,以胡适为代表的学者将中国哲学史诠释为知识,也就是将中国哲学史作为认识的成果去考察。它侧重用概念或范畴、命题、推理等词汇系统去反映先哲的哲学思想,也就是与经验世界密切关联、可以证实或证伪的理论。

以冯友兰为代表的另一部分学者则把中国哲学史诠释为智慧,也就是从人性与天道方面考察先哲的哲学思想。关于人的天性、德性以及世界的统一原则和发展法则等问题是人的经验无法把握的,因而无法用概念、命题、推理等词汇系统去认知,只能采取“正的方法”和“负的方法”(“尊正识正知正见、纠负识负行等",也不排除“修、悟、戒、定、慧、觉、化以及求真、至善、审美的方法"~我的理解)等特殊形式去把握。

冯契先生提出,哲学理论应当是知识和智慧的融合,在诠释中国哲学史时,应该既注意对史料中知识的把握,更重视对智慧的体悟。他建构的“智慧说"哲学体系将人类的认识过程概括由“无知”至“知(识)”,由“知识”至“智慧”的两次跃迁。人的认识由“无知至知(识)”的跃迁就是对如何获得知识的考察,也就是将先哲的哲学理论作为认识成果去提炼、概括。而由“知识至智慧”的飞跃就是将知识升华为智慧,实现“转识成智”。冯契主张“转识成智”主要是通过“理性的直觉”“辩证的综合”“德性的自证”的途径实现的。他对智慧的推崇不但表现在重“方法”、尊“德性”,还表现为既重视对史料蕴含的逻辑方法特别是辩证思维方法的发掘,也重视对史料中蕴含的关注个性自由、陶冶德性、培养理想人格观点的梳理。理解到这些奥妙,理论就不止是抽象的理论了,理论就可以转化为方法、转化为德性,成为具体的工具和方法,成为实实在在的道德品性和人格力量。

哲学化为方法、化为德性,理论化为方法、化为德性以后,要干什么?换个问法?哲学的战场与前沿阵地在哪里?

我以为,当哲学从哲学家的书本里走出来之后,一切人的活动、人的一切活动,都是哲学的战场。但哲学的前沿阵地应该是科技实践和法治实践,特别是科技实践与法治实践的一线。就是说,科技实践一线和法治实践一线,应该是哲学主阵地的前沿,这是由未来世界发展与治理的重心所至。

我曾反复胡扯正确认识唯物辩证、历史辩证、自然辩证、法治辩证的关系,也包含上述意图。或者至少要认识到唯物辩证要解决本原与基本规律问题;历史辩证要解决扩大时空以后的认知问题;自然辩证要解决以科技为中介或手段,认识和处理人与人、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法治辩证要解决治理质量的问题。

还有一些应重视的问题,如怎样看待和理解哲学竞争?哲学竞争的目的是什么?这些问题,好像是很少有人发问,答案也少。可这恰恰是需要未来正确回答的重要问题。

不妥之处,请指正。

相关的主题文章: